权志龙。喜欢你的第四年。退圈的第二年。不关注韩流的第三年。第四个和你一起的生日。远在韩国那边的你生日快乐,前程似锦,诸事随顺。

我试用朱笔描摹你模样。唇齿相依拉开的笑容是夏日炎阳,那瞳孔中是满天星辰,眉眼的起承转合落在谁的心尖口上,将一个人或是无数人风平浪静的心脏掀起滔天骇浪。抬头长啸化身为龙,你浑身傲骨,纵使抽筋扒皮也不低头弯曲分毫。

你至银河顶,同拿破仑那般自戴王冠称帝,睥睨意气吞江河,两臂怀抱承载天上人间。我的指尖贪婪拂过你的耳,鼻,口,目,我欲声嘶力竭呐喊至无声可出,不用你明了,待那声音漂洋过海,穿过万里洪荒,破开混沌黑夜,替我屈膝在你跟前,自会告诉你:

“我将用毕生爱情去爱你一...

[黑月]First kiss

*失踪人口。瞎写点东西。双向暗恋短篇,放心
*“第一次吻你的唇你的倔强。” 
*私设月升高三,老黑升大二,如果我没算错的话。算错了和我说一下。。。月没引退,这个时候三馆这个小团体的都玩得很好了,月和老黑玩得更好。

球鞋在球场地板上不断摩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夏蝉在树上孜孜不倦的叫着,给这个炎热的夏日添加了不少烦躁。不过还好,排球的响声成功遮住了这样的声音,如果不是方才日向一球换来几秒的休息,月岛萤根本不会注意到蝉叫,也根本不会注意到站在音驹那边的已经毕业,准大二的黑尾铁朗,更不会发现黑尾铁朗一直往他这边瞟。

虽说读大学了,怎么还总是过来?月岛萤有些出神的想,他的视线不可避免的和黑尾铁朗...

【君沐】忽略

*依旧是君莫笑x沐雨橙风,算是另一篇君沐长大后的后续吧。

沐雨橙风发现君莫笑抽烟,是他23岁的事,那时他们难得一起跑任务,君莫笑跑完任务后习惯性的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烟,已经开过了,甚至少了几根。

他熟练的抽出一根烟,又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打火机,噌的一下,火焰从打火机中窜出,君莫笑嘴叼着烟,凑过去让烟头燃烧,火星向上蔓延,就连姿势也和叶修一模一样,他深吸一口烟,又吐出,使得空气中烟雾弥漫,尼古丁的气味窜进她的鼻腔中,沐雨橙风不适的皱了皱眉,开口道:

“你才多大和叶哥一样抽烟了?小小年纪抽什么烟,以后别抽了。”

言罢,沐雨橙风伸手过去就掐他烟,君莫笑只是笑笑,没有阻止,也没有试图去拿回那根烟,...

【君沐】“人生若只如初见。”

*今天心情不好,整理旧段子混更。……君莫笑x沐雨橙风
*96沐雨是我。欢迎扩列。

沐雨橙风是忘不掉十年前见到君莫笑的那一幕的。那天的苏沐秋手拿着把银白色的伞,叶修跟在他身后,两人都是满面疲倦,一身风尘味儿,身边还跟着个矮矮的孩子,他衣服相较起叶修和苏沐秋的还要破烂,跟在两个大人身后,跌跌撞撞的想要跟上他们的脚步,但是因为他太小了,还是太勉强,即便如此,他也没有出声让叶修和苏沐秋等等他。

沐雨橙风的视线一下就被那孩子吸引住了,她拉着苏沐橙的袖子有些兴奋,她在为有新的玩伴感到高兴,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正在谈话,一见那两人回来了,刷的一下站了起来,两人目光同时盯着的却是那把伞,他们收回目光,相视一眼,...

把今天随手写的几个德哈思蝎小段子拿上来除除草。可能有些辣眼睛。
 

1.

 

他还记得刚进霍格沃茨那年,他向那个绿眸救世主伸出了手,那道闪电疤痕横亘在他额头旁,没有碎发的遮掩,显得突兀而又傻的可以。其实傻的可以的是他吧,那只手就在那伸着,救世主没有理他的想法,更没有和他当朋友的想法。

 

那双绿眸只是冷冷的盯着他,开口的话语都让人感到冰冷无比。Draco长这么大以来没有哪个孩子或者大人不喜欢或是尊重他,就连一直对他严格的父母都为他感到骄傲,结果他就在这么一个同龄人中丢大脸。

 

好,Harry Potter,他记得当时的他恶狠狠地想,我记住你...

【伞修】伞

*设定有些混乱,大概荣耀大陆设定

*题目真的是伞不是伞修伞啊

*第一人称

我那天到装备铺买装备,不经意的看见了一旁的一把伞,就没移开自己的目光。我问老板这把伞卖不卖,老板告诉我,这是非卖品,是专门找东边的铁匠特别订做的,可以找那个铁匠订做。老板写了地址给我,后来还说了几句话,我已经无心去听了。我心不在焉的买完装备后匆匆的辞别了老板,按着老板给的地址飞奔着

一会,我便到了那,铁匠是一个有些虚胖的头发乱糟糟的,抽烟的.......年轻人。我分辨了好一会才认出他是个年轻人,因为那副邋遢模样实在不敢恭维。我叩了叩桌面,问:“是叶修铁匠吗?”叶修连头都不抬的随口应了声:“有事?”他似乎很懒,随意...

[英莉]Crazy

*亚瑟.柯克兰x伊丽莎白一世

*注意避雷

*百忙之中抽出身来写的小短片,都铎时期设定

亚瑟觉得那天他和他所尊敬的女王陛下都疯了——我的上帝,这绝对不是贬义,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.他还记得之前国里大臣催促他亲爱的女王陛下结婚是个什么样子,女王陛下在百忙之中还要抽出身来应付那些刁钻的大臣,就像亚瑟再忙也得应付斯科特的嘲讽和苏格兰的动向一样——他倒还真不明白苏格兰的乡巴佬到底在负隅顽抗什么,像威尔士人那样直接并入英格兰的版图不是更好?至少这避免了战争和死亡.天知道亚瑟有多少次想拔剑指向斯科特,但是碍于女王陛下的要求:不和斯科特起太大的冲突而不这样做,除非斯科特出言冒犯他敬爱的伊丽莎白女王陛下,如...

Love wins

你也长大了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