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狂跳坑。
最近墙头:排球/嘻哈/金光布袋戏
注:已脱坑全职aph

© 吾愿。 | Powered by LOFTER

权志龙。喜欢你的第四年。退圈的第二年。不关注韩流的第三年。第四个和你一起的生日。远在韩国那边的你生日快乐,前程似锦,诸事随顺。

我试用朱笔描摹你模样。唇齿相依拉开的笑容是夏日炎阳,那瞳孔中是满天星辰,眉眼的起承转合落在谁的心尖口上,将一个人或是无数人风平浪静的心脏掀起滔天骇浪。抬头长啸化身为龙,你浑身傲骨,纵使抽筋扒皮也不低头弯曲分毫。

你至银河顶,同拿破仑那般自戴王冠称帝,睥睨意气吞江河,两臂怀抱承载天上人间。我的指尖贪婪拂过你的耳,鼻,口,目,我欲声嘶力竭呐喊至无声可出,不用你明了,待那声音漂洋过海,穿过万里洪荒,破开混沌黑夜,替我屈膝在你跟前,自会告诉你:

“我将用毕生爱情去爱你一...

[黑月]First kiss

*失踪人口。瞎写点东西。双向暗恋短篇,放心
*“第一次吻你的唇你的倔强。” 
*私设月升高三,老黑升大二,如果我没算错的话。算错了和我说一下。。。月没引退,这个时候三馆这个小团体的都玩得很好了,月和老黑玩得更好。

球鞋在球场地板上不断摩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夏蝉在树上孜孜不倦的叫着,给这个炎热的夏日添加了不少烦躁。不过还好,排球的响声成功遮住了这样的声音,如果不是方才日向一球换来几秒的休息,月岛萤根本不会注意到蝉叫,也根本不会注意到站在音驹那边的已经毕业,准大二的黑尾铁朗,更不会发现黑尾铁朗一直往他这边瞟。

虽说读大学了,怎么还总是过来?月岛萤有些出神的想,他的视线不可避免的和黑尾铁朗...

把今天随手写的几个德哈思蝎小段子拿上来除除草。可能有些辣眼睛。
 

1.

 

他还记得刚进霍格沃茨那年,他向那个绿眸救世主伸出了手,那道闪电疤痕横亘在他额头旁,没有碎发的遮掩,显得突兀而又傻的可以。其实傻的可以的是他吧,那只手就在那伸着,救世主没有理他的想法,更没有和他当朋友的想法。

 

那双绿眸只是冷冷的盯着他,开口的话语都让人感到冰冷无比。Draco长这么大以来没有哪个孩子或者大人不喜欢或是尊重他,就连一直对他严格的父母都为他感到骄傲,结果他就在这么一个同龄人中丢大脸。

 

好,Harry Potter,他记得当时的他恶狠狠地想,我记住你...